靛花有聲書

阿鵝!剝客思 A Errrr!, 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製作的靛花有聲書

阿鵝!剝客思 A Errrr!, 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

「靛花 tien faˊ」收錄全台客庄真實人事物,採集庄中自然、經濟、文化與生活的各種面向之故事,以聽覺遊走客庄迷人之處,一起用耳朵去旅行遶尞! 每一集由一位客家歌手或電台DJ擔任聲音導遊,用最貼近庄中故事的腔調聲線,為你朗讀「靛花 tien faˊ」裡的風景。 還有更多當集的動人照片與精選文章,都在「靛花 tien faˊ」部落格:https://tienfa.tw/

分类: 社會與文化

听听最后一集:

旁白:李幸妃(詔安腔) 【華語文稿】 一個《光的孩子》:導演徐麗雯的養分和養成   從學生時期開始寫字,由演員的身分入行,導演徐麗雯去年才剛以電影《光的孩子》入圍金鐘獎「迷你劇集/電視電影導演獎」並拿下「迷你劇集/電視電影編劇獎」。談起創作,她説「不管是寫小說、劇本,甚至是作為表演者,所有的體驗都是養分,將我推向屬於自己的路徑。」 「客家話對我來說是一個禮物,當初我應徵的是客台連續劇《幸福派出所》編劇一職,沒想到林志儒導演在知道我是客家人之後,反而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演劇中女主角「鍾文怡」的角色。」對於如此突如其來的機會,徐麗雯雖然感到懷疑,卻無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。她決定瞞著父母親從主修劇本創作的研究所休學,跟著劇組到台東關山拍攝四個月。 「那段時間是我人生很大的轉捩點,像是莫名其妙地跌入了異時空。比如說大家收工後,還是聚在一起對台詞,有人在拉二胡、聊表演、聊生命,通宵之後隔天又繼續拍,彷彿沒有明天地在過。」第一次的演出經驗,不只開啟了她的演藝人生,更為她種下日後成為導演的種子,「同樣是這一群人,因為知道我有在做文字創作、寫劇本,於是不斷鼓勵我,幫助我順利拍攝我的第一部劇情長片《黑貓大旅社》。」即便已相隔近20年之久,都還是能感受到她對於這場美麗的意外不可置信的心情。 然而無論是表演或者是創作,這段路途都並非想像中順利、輕鬆。曾經過度投入角色的她,經歷過朋友們一一離去,甚至逐漸也迷失自我,「當時我相信表演有點像是降靈儀式,我必須要完全消除自己,才能夠讓角色進入我。」說起放棄生活、全心帶入每一次角色扮演的那個階段,徐麗雯其實意識到了背後的消耗及愈來愈不快樂的狀態,最終決定尋找更健康的表演方式。「所以我開始參加表演課、看到各式各樣的表演者後才漸漸明白,即使演員某些時候確實需要孤單作為燃料,但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要用靈魂去燃燒。」 隨著經驗的累積,當初對畫面美學、劇組分工,甚至文本撰寫都相當陌生的她,逐漸找到適合自己的拍片模式,而最新作品《光的孩子》或許就是最好的體現。徐麗雯說,這是她創作至今最滿意的作品,同時兼具美感又貼近真實的故事軸線格外動人,「這是我第一次以單一主角敘述故事,以前我故事裡的人都是一個個孤獨的個體,只是剛好交會在一起;可是在《光的孩子》中,所有的關係跟發展都是互相交織而成的。」電影裡,徐堰鈴扮演的主角是位頗有成績的女性舞蹈家,由她發展中的舞作為起點,經歷母親需要照護的過程,反映出作品與心境的層層轉變。 細膩如她導演的戲,徐麗雯的語言和吐露總是充滿細節卻不失分明;除此之外,從小在客庄生活的背景也培養出她習慣抽身、旁觀的思考與創作紋理。「客家」作為非主流的特質存在於她的血緣與環境之中,隱然就像錨定了心裡的遠方、給予安定的能量,「我們一直都屬於比較隱性的族群,好像可以選擇表態或是不表態,也不需要一直處在核心的位置。這對我是很有幫助的,能夠待在邊緣位置的身分讓我更感自在。」記得那天的最後她是這麼小結的。     【客語文稿】(詔安腔) 一個《光个細子》:導演徐麗雯个養分和養成   對學生時代開始寫字,對做戲个身分入行,導演徐麗雯舊年正用電影《光个細子》入圍金鐘獎「迷你劇集/電視電影導演獎」啊擱提著「迷你劇集/電視電影編劇獎」。講起創作,佢講「毋管係寫小說、寫劇本,甚至係做一個表演者,歸下个體驗攏係養分, 拁𠊎𢳪向算講係𠊎自家个遐條路去。」 「客事對𠊎來講係一個禮物,遐時𠊎討尋个事係客家電視台連續劇《幸福派出所》編劇个職務,無想著林志儒導演知𠊎係客人了後,顛倒問𠊎對連續劇內底女主角「鍾文怡」个角色有興無。」對這個好定泥來个機會,徐麗雯雖然感覺著淡薄帶疑,毋過嗄無法度控制自家个心情。佢決定瞞著爺母對主修劇本創作个研究所休學,跈劇組去臺東關山翕四個月。 「遐站時間係𠊎人生真大个轉捩點,像係挱無摠頭个跌入另外一個時空。比論講大家收工了後,猶係會作垺來對台詞,有人在挨弦、講表演、講生命,講歸夜了後反轉日又擱接落翕,若像無韶日在過日。」第一擺个演出經驗,毋若打開了佢个演藝人生,擱較得佢種落日後變成導演个種籽,「共款係這陣人,因為知𠊎有在做文字創作、寫劇本,所以即直直鼓勵𠊎,拁𠊎鬥相共,順利翕𠊎个第一齣劇情長片《烏貓大旅社》。」即算係相隔20年恁久,攏猶係會用感受著佢對這場靚靚个意外,到今猶無法度相信个心情。 毋過,無論係表演抑係創作,這條路並無想像恁順利、恁輕鬆。識過頭投入角色个佢,經歷過朋友一個一個離開,甚至漸漸尋無自家,「當時𠊎相信表演有一兜像係降靈个儀式,𠊎定著愛放煞歸下个自家,正有法度進入角色內底。」講起放煞生活、歸心進入逐擺討做个角色遐個階段,徐麗雯其實感覺著後背个消蝕和越來越無歡喜个形,頭尾決定尋擱較康健个表演方式。「所以𠊎開始參加表演課、䀴過各式各樣个表演者了後正漸漸了解,即算演員有時務確實愛用孤單來做樵,毋過並毋係所有个事情攏愛用靈魂去燒。」 跈个經驗个累積,遐時對畫面美學、劇組分工,甚至文本撰寫攏真生份个佢,款款尋著適合自家拍片个模式,這站頭新个作品《光个細子》無定著即係頭好个體會。徐麗雯講,這係佢創作到今頭滿意个作品,共時有美感擱偎近真實个故事特別動人心,「這係𠊎第一擺用單一主角來講故事,以前𠊎故事內底个人攏係一個一個攏係孤單个,正係堵好交會作垺;毋過在《光个細子》內底,所有个關係和發展攏係互相交織出來个。」電影內底,徐堰鈴做个主角係一個滿足有成就个女性舞蹈家,對佢發展个舞做起點,經歷阿依愛人照顧个過程,反映出作品和心境一緣一緣个轉變。 佢導演个戲真幼路,徐麗雯个語言和講事總係充滿細節擱毋會失去分明;這兜以外,自細在客庄生活个背景嘛培養出佢慣勢抽身、旁觀个思考和創作个紋理。「客家」做非主流个特質一直在佢个血緣和環境內底,即像錨定在在佢心肝底个底緣、得佢安定个力量,「𠊎人一直攏係較隱性个族群,若像會用擇表態抑係毋表態,嘛無必要一直在核心个所在。這對𠊎係真有路用个,這個會用在邊脣个位个身分得𠊎擱較自在。」記得遐日个頭尾佢係恁來做結尾个。

以前的剧集

  • 63 - 春分號|一個《光的孩子》:導演徐麗雯的養分和養成 
    Fri, 08 Apr 2022
  • 62 - 春分號|前往元宇宙的路上,藝術家黃心健的探問與實踐 
    Wed, 06 Apr 2022
  • 61 - 春分號|在地人都知曉的好食材 
    Mon, 04 Apr 2022
  • 60 - 春分號|自海岸記憶長出的新地景 
    Sat, 02 Apr 2022
  • 59 - 春分號|全年無休廟祝 阿水伯 
    Wed, 30 Mar 2022
显示更多剧集

更多中文 %(社會與文化)s podcasts

更多国际 社會與文化 podcasts

選擇 Podcast 類型